1. <video id="v9fz2"></video>
      <b id="v9fz2"></b>
          1. 即將消逝的手工藝“打草鞋”
            草鞋是里下河一帶居民過去的傳統勞動用鞋,祖祖輩輩的農民穿上它,辛勤勞作;紅軍穿著它爬雪山、過草地,寫下長征詩篇。草鞋成了一個時代的印記,打草鞋也成為那個年代村民必會的手工活。
            如今,草鞋淡出了人們的生活,偶爾再看見它,也只是作為民俗的擺設或紀念品。
            老人介紹,打草鞋從搓繩子開始,把從棕樹上割下的棕櫚片用手工搓揉一番,撕開后浸水晾干,接著抽絲,一般抽3次就能把最長的棕絲挑選出來,只見他兩手一配合,棕絲成了草鞋繩。
            搓好草鞋繩,就可以開始打草鞋了。草鞋繩要多長呢?“一‘人’長為標準。”老人說,以前沒有尺子,父親教他兩手攤開放直就是一只草鞋的草鞋繩長度。一根草鞋繩對折兩次,一頭繞在一根小竹節上,即是草鞋鼻子,另一頭扣在草鞋耙上。
            老人在腰間系上繩子,把草鞋鼻子拴在繩子上,便不緊不慢地開始了,手里的幾根稻草在草鞋繩內一上一下穿編,邊穿邊不停地往內擰轉。“草鞋無樣,用手量。”老人介紹,這是最初學打草鞋的口訣,意思是草鞋上每一個關鍵的位置都可以用手指測量。編到四手指橫寬時,就可以在兩邊安耳紐了,耳紐的原料是麻繩,“耳紐差不多也是四手指橫寬。”老人一比劃,又接著打草鞋。
            “感覺稻草少了,就加一根。”老人用手摩挲著,第二個耳紐距離第一個一指長,第二個耳紐的長度是三手指橫寬,緊挨著是第三個耳紐,比第二個少兩公分。
            在編織過程中,老人小心翼翼地把稻草一根一根的編織進去,還不時身子稍稍往后仰,用力打緊草鞋。老人解釋,“要把草鞋編織得整齊漂亮,關鍵是腰間的這個繩子一定要一直拉緊,否則編出來的草鞋容易松散不整齊。”
            從起手到鞋底的成型,大約一小時左右,老人用剪刀剪凈草鞋邊線外多余的線頭,再用一組線將耳紐貫穿起來,一雙草鞋算是正式完工了。編好的草鞋,前寬后窄,中間內收,兩頭橢圓。老人樂呵呵地說,“看出來沒,就像是一張箬葉,所以常說,草鞋的樣子就是箬葉的形狀。”
            打草鞋
            打草鞋 文/趙旭東
            草鞋,是貧窮年代鄉下人家穿不起布鞋或球鞋的替代品。很大一部分人家,縱然有雙把過年做的新布鞋,平日里是舍不得穿的。天暖和的時候,一天到晚都是打赤腳。天涼的時候,就穿草鞋。
            編制草鞋是技術活,我們家近親和四鄰中,我的外公是“打草鞋”(老家那里的人,叫編制草鞋為“打草鞋”)的能手。
            打草鞋的草,是在糯稻秸稈里留取的,必須單曬、單捆、單儲。我老家的村民們叫這種齊頭草為“干草”。干草,結實,且有韌勁。打草鞋前,必須先將干草放在木頭墩子上,一個人抓著,有規律地轉動干草的四側方位,進退縱向的前后位置。每轉動一個方位,另一個人用木榔頭對著干草,使勁地捶打。干草變得軟綿了,“生草”成了“熟草”。捶打成熟草后,外公精細地一根一根地將秸稈外層的草膜扯掉。
            外公打草鞋,一般選擇雨天,生產隊里的社員們因雨歇工在家。外公,光頭上的短茬新發,以及絡腮胡子,已經全白了。外公戴著老花眼鏡,嘴里咬著旱煙斗,抽著劣等的煙絲,低頭,無語,在長條板凳上撥弄著打草鞋的木頭工具。外公在木頭工具上扣上鞋底經向細麻繩,用打理過的上好的熟草進行緯向編織。編織過程中,每編好幾排,外公就用鋸齒狀的緊具,將已編入的緯向熟草向前推緊、擠壓,這樣編出來的鞋底結實、耐磨。接著,在鞋底的邊緣,插進細麻繩做主筋,繼續鞋幫的編制。
            每遇外公打草鞋,我就在他邊上玩耍,還美其名曰,來幫忙的。事實上,唯一能幫上外公忙的是:將沾了水的熟草一撮一撮分開,默契地遞送到外公的手上。外公打的草鞋有三種款式:一是夏天穿的,像現今的塑料涼鞋,沒鞋幫,只有鞋底加幾根繩子連接著,還有細麻繩做的搭袢,扎緊了,鞋子就跟腳了,這種草鞋叫“草涼鞋”;二是春秋冬三個季節都可以穿的,像現今的單皮鞋,矮幫,叫“蹼鞋”;三是冬天穿的,像現今的雪地靴,高幫,叫“毛窩子”。
            外公打的蹼鞋,在鞋子沿口的位置上,草里總是要插入幾根布條。這樣,不僅穿著舒服一些,也不會因為蹼鞋的后沿口與腳后跟摩擦,啃破皮肉,冬天生成凍瘡。
            外公除了給家人打草鞋之外,還在吳堡集市逢集的日子,背著一串草鞋去售賣。外公打的草鞋,精致、密實,外形端正、波俏,穿著舒適,能賣到一毛五分錢到兩毛錢一雙,每雙總比別人多賣幾分錢。接近晌午時辰,外公用賣草鞋收得的塊把多錢,買些油鹽醬醋,或幾塊鹽鹵豆腐、幾張百頁等生活必須品帶回家里。
            外公過世后。打草鞋的匠人連同草鞋,還有那打草鞋的工具,一一消逝在歲月的長河,唯有關于草鞋的記憶還留在我的心河。

            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      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      日本三级中文字幕